中新網12月10日電 據美國《政治家》網站9日報道,美國會參議院發佈的關於美國中情局暴力刑訊報告一石激起千層浪,曾任前小布什政府時期中情局局長的邁克爾眠筭成為靶心,參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範斯坦指責海登的證詞“做假”,將審訊手段描繪成“冷靜、專業的手段下只造成了微小的傷害”,在與《政治家》雜誌主編邁克爾欠什的專訪中,海登對此予以否認,還駁斥了報告的大部分內容。
  以下為採訪摘錄:
  邁克爾欠什:報告的內容相當令人震驚,裡面提到小布什和很多高級別官員,包括時任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以及國務卿鮑威爾,他們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對審訊項目毫不知情。根據中情局的紀錄,直到2006年4月,都沒有中情局官員向總統透露過審訊詳情,這是不是真的?
  邁克爾眠筭:不是真的。小布什總統曾在2002年私下同意了對祖巴耶達赫(“基地”組織二號人物)進行水刑。在他的個人回憶錄里都寫了。事實上,白宮拒絕向參議院情報委員會提供白宮的紀錄,因為行政權力分立的關係。參議院的報告里都沒提到這些,但所有證據都顯示白宮裡是知道這些事情(指審訊)的。我能說的是,總統永遠不知道那些審訊地點在哪裡,這是我唯一能確定他不知道的事情。
  赫什:報告里多次提到你的信譽問題,說你在審訊問題上的證詞與中情局的紀錄不一致,比如是否有的審訊在CIA官員的干涉下被迫中斷,這是不是說你沒有說實話?
  海登:我絕不會對委員會撒謊,我不會這麼做。
  赫什:是不是說你和其他高級別官員,在審訊項目里被誤導了?
  海登:我的證詞與我曾經聽到的,以及我在中情局記錄里看到的都是一致的。中情局告訴我的我都說了,但我也不是全盤接受了那些“事實”。我曾經以自己方式去做過調查,但我只有10天時間來做這件事(委員會對提供訊息的時間要求)。在我去作證之前,我曾在弗吉尼亞州待了30小時,並研究那些審訊項目。我要作證的是一個我沒有做過的項目(海登從2006年才接掌中情局)。證詞里有自相矛盾的地方,是因為我所看到的記錄都是隻言片語,都是孤立的事件,而我卻要將它們串起來形成一個全面事件報告。我認為他們(參議院)認為我在撒謊是簡單地下結論。
  赫什:你好像很沮喪。
  海登:是。我確實很沮喪。許多事情都是在我去中情局之前發生的。但我卻成為了範斯坦主要攻擊對象。天,到底發生了什麼?我才是將所有一切信息提供給他們的人。
  赫什:有什麼是你覺得這個報告對的地方嗎?
  海登:我們所有人都很不滿,因為我們希望有一個平衡和公平的眼光來看待我們做過的事情。CIA承認所有審訊一開始都是自然發生,但隨著事情逐漸發展,他們沒法招架,確實應該準備更加充分。CIA說審訊項目是前所未有的,開始初期他們確實沒有能力做好。但委員會卻曲解了我的意思。我曾經說過,到了項目後期,審訊過程井然有序,也有醫護人員提供,但委員會卻以為我說的是項目初期,事實上不是。他們誤解了我的意思。
  赫什:報告讓人震驚的一件事是,相比CIA的報告,審訊中發生的虐囚的行為事實上更加殘忍和殘酷。
  海登:這不是真的。2008年,奧巴馬政府司法部長霍爾德曾命資深聯邦檢察官約翰德拉姆調查CIA涉嫌銷毀重要恐怖嫌疑人審訊錄像一事,但後來此案也沒有繼續跟進。如果CIA真的每天都做了違法的事情,那麼為什麼最後沒有結論?
  赫什:報告說,那些殘酷的審訊手段被證實對情報沒什麼作用。
  海登:就是因為有這些審訊手段,才最終讓祖巴耶達赫招出了哈立德·謝赫·穆罕默德(“911”襲擊主要嫌疑人,CIA的“黑名單”上排名僅次於本·拉登和扎瓦赫里)。我們從囚犯那裡知道了很多信息。  (原標題:美前CIA局長對虐囚毫無悔意 反覆稱無辜沒做錯)
創作者介紹

騎馬

qf62qfwfd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